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藏家故事 > 正文

每一件红木都是有生命的
2014-06-09 13:45:18   来源:燕赵晚报    点击:

家具本来就是文化啊。他说像黄花梨,明代的时候比较流行,文人添置的多;到了清代,又开始流行紫檀。像家具上的纹饰、造型,每个时代,每个区域都有不同。太师椅、条几、书案、方桌、柜子……中国的家具文化博大精深,一件旧家具静静地伫立在那里。

  对石克的采访,约了半年多。去年十一月份,东明的企划主管孙佳就推荐了石克,但他的行程太密集,还来不及执行,又出发上路了。
 
  一年中石克一半以上的时间在外地奔波,主要停留于广西、云南、深圳、上海和海南等地,采购木料,也洽购旧的红木家具。他说做这一行挺累,但非常有意思,中国的家具文化太厚重,太博大精深,扎进去就出不来了。
 
  在石克的红木馆,他坐下来侃侃而谈。“来红木馆转的客人多不注意边角的那个拉伸试验装置,它是一个简单的榫结构,结合部位不使用胶,我们试验时,这个榫结构用一百七十斤的坠物才能拉开。”石克说,这最能展现家具工艺的实力,可惜多数人关注不到它。
 
  按照石克的年龄,他似乎不应该是一家红木厂的当家人,而事实上,他已经做了整整八年。
 
  2006年,石克才24岁,公司委派他去做红木家具。“恶补了三个月红木的相关知识。三个月后,我挨个去石家庄所有的红木卖场转,先跟导购讲红木,导购讲不过我后,搬出他们经理。等所有的经理都讲不过我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可以进入这个领域了。”
 
  从2007年开始,红木市场开始升温。
 
  石克指着红木馆的一个方桌和四把椅子说,那是从海南收来的旧家具,没有做任何处理。收来的时候近百万元,现在它们的市场价值在200万元以上。
 
  他说,像海南的黄花梨,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一斤木料也不过三块钱,现在已经上万元一斤。下脚料也有价值,就是锯末,也有人要,可以装填在枕头里。
 
  石克的那张旧方桌和四把椅子,木料是海南黄花梨的。他说像这一类的旧家具,市场上越来越少,因此价值在迅速提升。
 
  家具本来就是文化啊。他说像黄花梨,明代的时候比较流行,文人添置的多;到了清代,又开始流行紫檀。像家具上的纹饰、造型,每个时代,每个区域都有不同。太师椅、条几、书案、方桌、柜子……中国的家具文化博大精深,一件旧家具静静地伫立在那里,如果你懂它,就能和它对话,它们是有生命的。
 
  所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新将目光投向红木家具,红木的那份厚重、沧桑、沉淀,普通木料不能比,布艺、皮革的家居更无法比。“每一件红木家具都可以讲出一段故事,无论它是新打制的,还是经历上百年的古董。”石克说。他的一个朋友专门做黄花梨,上次买了103斤的料,每斤1.2万元。他的整个工场只有一位木工,工匠的每一刀,每一锯都小心翼翼,甚至用毕生的心血来雕琢。“因此,几乎所有的工场都有概不出售的作品,那些最得意的,都会留下来,收藏起来。”
 
  “我做了八年的红木,跟其他的红木馆不同的地方是,我有一个工场。我的场子里从不实行计件工资,都是日工。我们要求匠人用时间去雕刻作品,而不是在制作家具。”石克说,像开榫,一般工厂是单榫结构,而他要求用揣手榫结构。揣手榫能使连接部分更加牢固而不易变形,门扇、隔板全部以此工艺制作。
 
  我们一直坚持最原汁原味的工艺,但受众和用户不一定认可这种工艺和文化,这意味着家具的价格比市面上高出三成,五成甚至一倍,但我们一直坚持这样做。石克说。这几年红木越来越热,很多人开始关注、投资、收藏红木家具,包括红木的五属八类,很多人都在投资购置,坦白地说,真正懂红木的人不一定有多少。红酸枝火了去买红酸枝,缅甸花梨火了,又去追随缅甸花梨,突然火起来的市场,不是良性的市场,投机和附庸风雅的人多了,这个市场就会有虚火。
 
  不过,红木的市场空间还是很大的,传统的工艺、传统的式样,能传承下去的家具,本身就是接力一种文化。石克说,像他自己,看到工场里的得意作品,也有收藏的欲望。
 
  “红木不会贬值,它不仅稀有,也不仅是家具,身上还附带着中国文化。”石克说。
    相关热词搜索:红木 生命

上一篇:一个小木匠的文化梦
下一篇:黑国强:古董行业独木难成林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0879161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