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藏家故事 > 正文

黑国强:古董行业独木难成林
2014-07-03 10:54:55   来源: 中国经济网    点击:

他是古董收藏界少数拥有超过20年经验的青年藏家,他是精通鉴定和修复古董家具的专家,他是香港古董博览行业的开拓者。黑国强,一个突破了古董行业传统与保守、一个用开放积极形式对话市场的先行者。

黑国强:古董行业独木难成林
黑国强:古董行业独木难成林 

黑国强:古董行业独木难成林
黑国强:古董行业独木难成林 
 
黑国强:古董行业独木难成林
黑国强收藏的明清古董家具黑国强收藏的明清古董家具
 
黑国强:古董行业独木难成林
黑国强收藏的明清古董家具黑国强收藏的明清古董家具
 
 
  马嘉会 张笑嫣
 
  他是古董收藏界少数拥有超过20年经验的青年藏家,他是精通鉴定和修复古董家具的专家,他是香港古董博览行业的开拓者。黑国强,一个突破了古董行业传统与保守、一个用开放积极形式对话市场的先行者。他认为,古董行业独木难成林,一家独大的模式早已不能适应古董行业的整体发展,只有开放的格局和各方资源的整合才能为古董行业的发展带来生机。
 
  学徒三年 子承父业
 
  1949年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的古玩艺术品大量外流,但它们无论通过水运或火车运输都会经过香港这个重要的中转站,那一时期香港的各大港口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各种贸易的集中之地,香港的尖沙咀一带成为了当时古董贸易的主要集散地,应该说尖沙咀才是香港古董贸易的发源地,而不是现在大家所熟知的荷李活道。黑国强的父亲也是在这个年代从北京到了香港,从最初工艺品店中的小工逐渐成了香港著名的明清古董家具收藏家和古玩商,从事古典家具的收藏与经营已经超过60年。
 
  黑国强是家中的小儿子,哥哥和姐姐都在国外读书并从事了与家具收藏不同的职业,黑国强算是子承父业,沿袭了家族的古董家具生意。采访中黑国强风趣地说:“虽然从小耳濡目染,但小的时候并不喜欢这些冷冰冰、硬邦邦的木头,坐起来硌、用起来不舒服是我当时对家中这些老古董的认知。我没有自己的哥哥姐姐会念书,除了历史和中文,其他科目的考试成绩都不好,正因如此,高中毕业后就留下来帮助父亲打理家中的古董家具经营。”
 
  虽是自家的生意,但同样需要从学徒做起,并不是大家想象中子承父业中大少爷的形象。洗笔筒、洗盒子,给家具打磨、上蜡、修理,一做就是整整三年。每天的生活就是这样周而复始的枯燥乏味,开始的时候每天就盼着快点回家结束一天的工作,但人们都说日久生情,其实一点儿都不假,每天面对这些木质家具,日子久了一眼便能看出它们的种类和属性,逐渐还能通过它们的制作工艺和木质包浆分辨它们的年代。我对这些老古董们产生了浓厚的感情和兴趣。”黑国强说,“现在想来我非常感谢这三年的学徒时光,让我真正了解了古董家具,正因为有了这样一线工作的历练,也为我日后的收藏和经营打下了基础。”
 
  打破传统 自主创业
 
  从入行前对古董家具的厌恶到入行后对古董家具的逐渐喜爱, 再到十几年的跑货经历,这些经历都让黑国强对古董行业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黑国强说:“跑货的经历让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每天都能看到好东西,像青铜器、玉器、瓷器还有字画,那些年自己走遍了纽约、伦敦等地的欧美古玩交易中心。可能因为自己看多了外面的世界,也可能因为自己年轻气盛,在对古董经营的理念上与父亲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分歧。父亲的古董生意一直固守传统,做了几十年,不开店、不宣传,也没有公司名号。客人想买东西,需要通过层层介绍,才能看到东西,用‘神秘’来形容这种传统的经营模式一点儿都不为过,但是我认为父亲保守的古董经营模式早已不能适应现今市场的发展,这种藏着买的方式我并不认同。”
 
  正是因为对这种传统经营方式的不认同,1999年,黑国强创立了自己的名号,研木得益有限公司,从事研究及专营中国古董家具及古美术。现在这家位于香港艺术集中地荷李活道的古董家具店,已经成为香港业内首屈一指的木器古玩艺廊。
 
  不管从事哪个行业,能够继承传统都十分艰难,但能够在继承传统的同时有所突破、有所改变就变得更加不易,这需要的是处变不惊的气魄、坚持和义无反顾的勇气,以及无关金钱、无关成败的胸怀。黑国强说:“现在的古董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老古董,也不再是死守传统的代名词,古董行业应该是古老与现代相互融合的产物,除了需要通过现代媒介的宣传之外,还需要一个具有公信力的专业交易平台。古董行业独木难成林,只有交流和融合才是其发展的最佳渠道,这也就是我之后为什么会选择做博览会的原因。”
 
  大胆尝试 香港办展
 
  有了扎实的功底和经营的积淀,黑国强为了增进知识,为了不在古董行业中墨守成规,加强自己的国际视野,从1988年开始便只身国外跑货,那时国外已经有很多知名并且成熟的艺术博览会,他在跑货的同时更有幸参与了美国纽约及英国伦敦举行的国际性艺术及古董展。1992年他又远赴纽约成为当地著名收藏家及古玩商罗伯特·安思远的助手,协助安思远成立及管理中国文物艺术修复基金香港地区的相关事务。在国外三年时间的历练,不仅让他过了语言关,还让他更加了解整个世界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走向,此时的他深知古董生意不能只停留在收家具和买家具上。他说:“那时的香港,古玩及艺术品博览会的经营模式还不是那么流行,很多那一时期的展会也因各种原因无疾而终,其实在欧美这种艺术品博览会的形式已经流行了几十年,而香港自由港的定位其实非常适合举办这类展会,尤其是艺术品的进出没有太多的限制,本身具备非常优厚的条件,所以决定放手一搏。”
 
  2006年是黑国强事业上的又一次突破,他凭借一己之力在香港成功举办了博览会。虽然第一届只有十几个参展商参与,但对于黑国强来说,这是他在艺术博览会行业迈出的第一步,同时也是一个大胆尝试的开始。黑国强说:“第一次博览会中关于规划、设计、操作以及人才管理等方面都得益于观摩和参与海外展会的经历。而且早年做学徒以及跑货的经历也是办展的基础。”
 
  承者不易,承而能破者更加不易。黑国强原本可以子承父业,但因为自己对艺术、对文化的推广之心,让他走上并走出了一套香港古玩艺术品博览会的独特之路。
 
  开放对话 资源整合
 
  现在黑国强创办的Fine Art Asia到今年就已经走到九个年头了,他用其独特的开放对话沟通方式,为其博览会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驾驭古董行业需要穿越行业表面的传统与保守,他认为要以开放的格局为行业发展引入新风。
 
  采访中黑国强表示:“举办博览会最直接的一个作用就是可以培养一批新的买家,并且能够最高效的让买卖双方建立联系,就像我当年第一次去纽约参加展会,我在博览会中设置了摊位,并且很快就找到了美国买家,就是这样的联系,让这个客人在之后的十年都与我有很好的合作关系。其实这个例子很直接地告诉我们,这种开放的对话形式一定会成为未来艺术品交易的发展方向。”此外他还认为,“做古董决不能一家独大,这样就会把整个行业做死,只有整个行业健康发展,每家古董行才会好。”
 
  除此之外,他在艺廊和艺术品的选择上也遵循着不可一家独大的原则,他在收藏门类的选择上更加国际化,当北京商报记者问到现在博览会的客源大部分还是国内买家,在您举办的艺博会上出现了很多当代艺术品和欧洲的古董,其实这些并不符合国内买家的购买习惯,这样的选择国内买家会不会不买账。针对这一问题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其实收藏可以丰富一些,面对越来越国际化的艺术市场,欧洲古董商的参与也是希望能够将这个博览会能够更加国际化。同时,藏家其实同样需要培养,如果没见过不了解,又怎么会喜欢呢,只要见过,藏家心中会有他们自己的判断。”
 
  “在国内其实也有很多的艺术及古董博览会,规模和展品的级别也都不低。”黑国强说,“国内这些展会的规模非常大,办得也很不错,如果说不足其实主要是在国际化程度上还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包括艺廊的选择和艺术品类的选择上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应该说国内有着非常庞大的收藏群体,潜力巨大。”
 
  艺术收藏界的产值其实很高,随着时代的进步,艺术收藏也要进步,尤其是在这个抢资源的时代,当然这里的资源不只是钱。黑国强认为:“艺术收藏界不能够再继续各自为政,建立一个开放型的平台,让彼此能有交流、交易、构建品牌的平台,博览会在培育艺术家及卖家的同时,也能够在这一平台中培养买家,透过这些博览会也能够让买家们迅速成长。”
 
  黑国强:黑氏古玩业的第二代掌舵人,1999年创立研木得益有限公司,现为业内首屈一指的艺廊。2006年,他主办了“亚洲国际古玩及艺术品博览会”,现已成为亚洲最顶级的古玩及艺术品的年度博览会,也是香港每年10月不可错过的艺术盛会。责任编辑: 王蔚
    相关热词搜索:古董 家具

上一篇:每一件红木都是有生命的
下一篇:盛世玩收藏:黄花梨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0879161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