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藏家故事 > 正文

冯峰:边破坏边重建藏品的艺术生命
2014-08-04 10:59:52   来源:南方都市报    点击:

每一个艺术家都是收藏家,他们对美的事物有一种天生的敏感,会不由自主地想要去拥有去获得。但拥有以后,有的艺术家不会像一般的藏家那样把宝贝束之高阁,比如冯峰,他会“残忍”地对自己四处淘来的桌子椅子进行破坏,然后,它们就成了艺术品。

冯峰:边破坏边重建藏品的艺术生命
冯峰

  每一个艺术家都是收藏家,他们对美的事物有一种天生的敏感,会不由自主地想要去拥有去获得。但拥有以后,有的艺术家不会像一般的藏家那样把宝贝束之高阁,比如冯峰,他会“残忍”地对自己四处淘来的桌子椅子进行破坏———肢解、分拆、泼油漆,把它们搞得面目全非,然后,它们就成了艺术品。

  [面对面]


  对收回来的老家具“动手动脚”,


  进行艺术创作

  冯峰称自己为“破坏型”的藏家,别的藏家淘回来宝贝都是高高地供起来、小心翼翼地藏起来,他却不是这样,“收藏品应该是可以被使用的,我不会专门去搞个架子,把它们放在墙上。”在冯峰的收藏中,数量最多的就是从全国各地淘来的桌子椅子,他喜欢对这些桌子椅子动手动脚,做一些艺术性的创作,“我很擅长刷油漆,如果有一天,我失业了,还可以去做一个油漆工。”

  珠三角的拆迁潮让冯峰淘到了不少有趣的老家具,“自2003年开始,中山、佛山、汕头的一些老街道和居民区陆陆续续拆迁。朋友让我去看,我发现大批民国、清末时期的旧家具,譬如餐桌、书桌、柜子、椅子什么的,这些家具的风格很像开平碉楼,有一种中西结合的特点。它们腿部的线条可以看到欧式家具的影子,但桌面的结构却是广东地区所特有的三块板。这三块桌面还可以折叠起来,方便收纳,广东方言中至今有一种说法叫‘开台’,指的就是把这种折叠的餐桌打开的意思。”这种餐桌的独特结构成了冯峰创作的原点,他把每一个桌面用油漆绘制成各个国家的国旗,而很多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的国旗的颜色结构也是三块的,这种巧合是他所喜欢的。冯峰很认真地查阅了资料,发现有华人移民居住历史的国家大约有140个,而华人人口超过5000人以上的国家有50多个。这50多个国家的国旗基本构成了这2000多年来华人移民世界的版图。他把这50多个国家的国旗画在60多件广东旧家具上,这组作品的名字就叫《世界》。“中国自清末战败以来一直有一个走向世界的梦想,这个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而是被一个民族所想象出来的世界。那是另一个世界。”《世界》系列在各地巡回展出,但冯峰更希望它们能够重新回到日常生活中去。“很多设计师朋友很喜欢,我希望能够通过拍卖或者领养的方式让它们进入某个图书馆、咖啡厅、工作室或者是某个人的家里。10年后,再把它们汇集到一起,这又是一个故事。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它们来之前带着故事,在继续使用的过程中可能被损坏了,它们的主人可能离开了,没关系,这都是故事。”

  广东国际大厦,广州人俗称“63层”,曾是广州的标志性建筑。由于是破产企业原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的一个子公司,受其牵连,这家经营良好、资产优质的企业不得不“父债子还”,被迫拍卖。冯峰在里面淘到不少旧家具。“这些家具都是进口的,材质和设计在当时都是最高档的。”这些旧家具收回来以后,冯峰并没有着急着对它们“动手动脚”。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和太太在家里喝茶,不小心把普洱茶弄洒了,倒在了沙发上,弄脏了沙发。他们发现普洱茶的茶渍很漂亮,就像一幅淡淡的水墨画。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把整壶茶都倒在沙发上,后来发现还不够,又多冲了两壶茶,一遍一遍地倒在沙发上,这样形成的茶渍就更像是水墨画了。这个时候,从63层淘来的那些旧家具就派上了用场,冯峰不断地在上面做实验,这一系列作品就叫做《普洱茶洒了》。“我用错误去描绘这把椅子,有人把茶渍看成是脏点,但同时我们也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图案。”

  [ Q & A ]


  十多年收了几百件旧家具,


  不追求材质,但求个人喜欢

  Q: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收藏旧桌子椅子的?

  A:我们刚毕业时,住在学校的琴房,只有5平方米。后来学校集资建房,一下子分到了140平方米的房子。有了房子就要买家具,但市场上卖的家具我们都不喜欢,于是就四处去淘旧家具,自己动手,经过改造和重新组合,让它们变成自己喜欢的模样。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习惯,很多朋友看到有家具也会介绍给我们,持续了十多年,收了几百件。

  Q:收藏旧家具和玩古董一样,也有一个圈子吗?

  A:有,但我和大多数藏家的玩法不一样,他们动不动就谈材质,酸枝、花梨什么的。我见过一些收藏老家具的藏家,进到一个屋子里全是红木家具,有一种暮气沉沉的感觉,我不喜欢,就像是一个屋子里面全是老人,这种感觉挺要命的。我收的时候更多是从兴趣出发,买的东西可能在别的藏家看来是不值一提的,但我喜欢,喜欢通过我的创作让它们焕发出新的生命力。有时候也会从历史和工艺的角度,挖掘家具背后的历史变迁、人文故事。

  Q:除了旧家具,你还收藏别的古董吗?

  A:我喜欢逛欧洲的跳蚤市场,淘一些西方的老古董,如布拉格的烟灰缸、挪威的铜壶、匈牙利的三角形浮雕锡盘……我对被使用过的、旧的、有时间痕迹的物品特别有兴趣。我也在中国的乡村集市上淘过一些老玩意,如宜兴的紫砂茶盘、山西的榆木桌子。这些来自不同年代、不同地方的老玩意摆在一起还挺和谐的。生活的魅力在于复杂性。

  [博古架]

  《世界》

  用60件广东老家具创作的作品,家具表面绘上不同国家的国旗。摆在展览空间里,就像在开一个小型世界博览会。冯峰想用这件作品反映广东华侨的移民史。

  《普洱茶洒了》

  一次茶洒在沙发上的意外事故,让冯峰和太太发现普洱茶的茶渍很漂亮,像水墨画。于是,冯峰就在自己淘回来的旧沙发上不断地泼茶,进行实验,最终就有了这一系列作品《普洱茶洒了》。

  速写

  冯峰,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实验艺术系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在艺术上冯峰基本上什么都尝试过:建筑、绘画、雕塑、陶瓷、家具、服装……甚至写过一本小说,其代表作品有《生殖生理学的故事》、《英雄的诞生》、《鸭·兔》、《速杀》、《速食》、《如何使用避孕套》、《你想看到什么》、《用抽象的办法解决问题》、《外在的胫骨》、《身体里面的风景》、《金骨头》、《盛宴》等。冯峰既是艺术家,也是收藏家,他喜欢四处去淘旧家具,并以这些旧家具为素材、灵感,创作出《世界》、《普洱茶洒了》、《臀凳》等作品。

  采写:南都记者 许琨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原标题:冯峰:不把宝贝供起来,边“破坏”边重建藏品的艺术生命)

    相关热词搜索:藏品 生命 艺术

上一篇:盛世玩收藏:黄花梨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0879161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